CS183:Peter Thiel在斯坦福的创业课程(连载三)

伟大的科技公司必须具有一定的市场垄断性


90 年代的历史在很大程度上是一段胡乱估值的历史。公司的估值被人们的传言和社会的趋势所左右。为了避免这段历史的重演,我们需要学会如何客观判断一家公司的价值。

像我们在第一课中提到的,某些问题和框架可以帮助我们思考什么是价值。这些问题的答案会因人而异:我能做什么?我认为什么是有价值的?我能看到哪些别人还没有在做的事情?一个思考二十一世纪的框架可能是把科技和全球化做为它的两个轴线。把这些问题放在一起,我们最终想回答的问题是:什么样的公司具有价值但还没有人创建?

思考科技的另外一个角度是通过金融和经济的视角,而这个角度是最适合解答这个问题的,所以我们今天就是要学习一下这个课题。

伟大的科技公司

伟大的科技公司会做三件事情。第一,它会创造价值;第二,它会是比较持久的;第三,它会获取自己创造的价值中的一部分。

第一点很直接,如果一家公司不创造价值,它不可能是伟大的。创造价值不是一个充分条件,但它是一个必要条件。

伟大的公司是持久的,它不会创造完价值,然后马上消失。80 年代的软盘驱动器公司创造了价值,但是它们很快被淘汰掉了。不能够持久生存的公司也不可能是伟大的公司。

第三点,伟大的公司必须可以获取自己创造价值中的一大部分。一位科学家或者数学家的重大科研突破可以创造很多价值,但是他们自己获取不到这些价值。比如说牛顿就没有从他的研究中获取到什么。另外一个例子是航空公司。航公公司创造很多价值,对于我们的生活质量有很大的贡献,而且聘用很多人,但是这些公司自己挣不到太多钱。当然,有一些航空公司还是可以的,但是没有一家是真正伟大的公司。

估值

很多人会通过比较法和营收来评估一家公司的价值。这种方法还可以,但是必须要注意一些凭感觉的判断方式替代掉更客观和规范的判断方式,尤其因为标准和惯例会因时间和环境而异。比如你的公司是在一个孵化器开始的,那里会有他们的一些习惯。如果所有人都在用一千万估值来投资,那可能这个公司就是值一千万。估值公式很多,有的会用到月访客量或用户量等。更规范的方式会用年度营收,软件公司的估值一般在年度营收的 10 倍。Guy Kawasaki 提议过一个比较有意思的估值公式:估值 = (100 万 * 工程师数量)- (50 万 *MBA 数量)。

另一个最常用的数据是市盈率(PER)。市盈率是公司股份价格和每股净收入的一个比例。市盈率是不会考虑增长趋势的。如果要考虑增长趋势,我们要用市盈率相对盈利增长比率(PEG),就是市盈率除以收入增长率。对于创业公司,PEG 是一个很有价值的数据。

估值还要考虑到货币的时间价值,数学大略是这样的:

传统行业公司的估值是不一样的。在传统行业里,大多数的价值是近期价值,所以投资人主要看现金流。如果一家公司能够保持 5,6 年好的现金流就是一个不错的投资对象。

科技公司和其它高速增长行业的估值是不同于传统行业的。这些公司一般开始会赔钱,但是他们的价值是远期的。可能一家典型的科技公司估值模型会把 2/3 的估值放在 10 年后。这不符合人们直觉,因为绝大多数的人,包括在创业公司工作的人还是会有传统行业的思维方式。他们会希望在几个月,或者几个季度之内看到营收和利润,但是这种时间线太短了,而今天浮躁的创业文化还不具备运营 10 年或 15 年的心态。

Paypal 是一个不错的例子,创建 27 个月后,年增长是 100%。我们估计绝大多数的价值会在 2011 年体现出来,但是我们还是低估了 Paypal 的长期价值。用最近的数据来判断,Paypal 大部分的价值可能要到 2020 年才会创造出来。

LinkedIn 是另外一个需要考虑长期价值的好例子。LinkedIn 现在的市场资本是 1 千亿美元,市盈率很高,是 850。但是按现值计算的现金流量分析告诉我们 LinkedIn 的估值是合理的,它估计会在 2012 到 2019 年之间创造 200 亿的价值,然后在 2020 年后,创造大约 800 亿的价值。

持久性

人们总是在谈论先发优势,但是过分集中在这一点上是有问题的。你可能率先进入一个市场,但是很快又退出。即使你可以创造价值,如果你不能存活也是没有用的。可能比先发更重要的是后发而制人的能力。从这一点看,做生意有一点像下棋,而国际象棋大师 José Raúl Capablanca 说过:你必须要学好残局的下法。

价值的获取

经济学的供求理论可以帮助我们了解价值的获取。市场的平衡点是供应和需求交叉的地方。以这个理论为基础分析公司,我们有两种情况:完全竞争市场和垄断性市场。

在完全竞争性市场,没有一家公司是可以赚钱的。当有些公司开始赚钱的时候,新公司会进入市场,直到所有人又都进出平衡。而当有些公司开始赔钱的时候,这些公司会退出市场。在一个完全竞争性市场里,公司的规模是无关紧要的,你也是无法影响市场的。

但是如果你处于一个垄断性市场,你的公司便是唯一一家可以生产某种产品,或者提供某种服务的公司。绝大多数的经济学教科书把大部分时间花在完全竞争性市场,而把垄断性市场看待成一种例外。

但是在现实生活中,有垄断性质的公司并不是例外。基本上所有的伟大的科技公司都有一个独一无二的优势,像规模或是低成本。或者,一家做药的公司回去申请专利。所有有价值的公司都是有一定垄断性的。他们可以最后进入一个市场,但仍然创造价值,而且具有持久性。

PayPal与竞争

PayPal 是一家付款类公司。这个行业有相当明显的规模经济。你不可能直接和信用卡公司竞争,你必须要用巧劲。PayPal 是通过两种方式做到这一点的:技术上的创新和产品上的创新。

Paypal 当时面临最大的技术上问题是诈骗。在互联网付款刚刚开始的时候,我们没有预料到诈骗的现象会那么多,而且那么难控制。在控制诈骗的过程中,我们遇到了很多强敌。Carders World 是一家反乌托邦的网络市场,它的目标是通过信用卡诈骗搞垮西方资本主义社会。当时有一个很厉害的俄罗斯黑客,名为“Igor”。FBI 拿他没办法,但是 Paypal 最后还是研发出了足够强大的反黑客软件,它的名字?Igor。

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创新是减低付款来源的费用。获得用户的银行账户信息可以降低我们的付款成本,而且我们可以根据他账户里的余额,提前支付,加快收款人获得资金的速度。

这只是两个 Paypal 的例子。你们的公司会不一样,但是具有一些你的竞争者没有的优势是非常关键的,因为很少数的竞争者都会让市场竞争度提高很多。

竞争和垄断

竞争到底是一件好事还是一件坏事是一个有趣的问题。很多人会上来就说竞争是一件好事情,而且传统经济学也认为竞争是所有发展的来源。如果竞争是好的,那么反过来说,垄断必定是坏的。亚当·斯密在《国富论》里写道:“同行人很少在一起聚,但是如果在一起,他们的对话总会涉及同谋提升价格,垄断市场。”

这是一个很重要而且很常见的现象。我们都接受垄断是不好的,但是它为什么不好需要更深一层的探讨。

判断市场垄断

Sherman 法律条款读:“垄断只有在伴随反竞争抑制行为时才属于违法行为。”所以只要我们知道反竞争抑制行为是什么,我们就可以判断垄断是否合法。

美国司法部有三个关于垄断的测试。第一个是 Lerner 指数,用来判断一家公司在市场里的影响力。Lerner 指数是(价格 - 成本)/ 价格;0 是完全竞争性市场,而 1 是完全垄断性市场。

第二个是 Herfindahl-Hirschman 指数,用来判断行业大小和公司的大小。基本计算方法是这个行业前 50 公司市场份额的立方的总和,越接近 1 市场就越垄断性。

第三个是 m- 公司集中率,就是把行业里最大的几家公司加起来,如果他们的市场份额超过 70% 就有垄断嫌疑。

垄断的好与坏

首先,坏的地方:垄断性公司一般产量会偏低,而且产品价格会更高。自然垄断性公司(例如石油)是例外,也有一些靠规模垄断的公司也不遵守这个规律。但是总的来说,垄断性公司是可以自己定价格的,而且会通过价格歧视提高收入。另外一个问题是,垄断性公司没有必要创新。

但是反过来说,垄断也可以鼓励创新。如果一个公司创造出一个比类似产品好很多的新产品,难道不该多收一些钱吗?垄断性公司也更敢于在新产品上花钱,因为他们更具有持久性。

对完全竞争市场的偏爱

为什么很多人更喜欢完全竞争市场是一个有趣的问题。经济学家明显比较美化这个概念,因为名字都含有褒义(“Perfect competition”, perfect 也是完美的意思)。

首先,完全竞争市场是比较容易建模型的。这是一个重要的原因,因为经济学家很喜欢模型。从政治经济来讲,这种竞争市场观念大众也是比较容易接受的。

但是倾向于完全竞争市场是有很大代价的。完全竞争的心态是不健康的,所有的好处是社会的,而不是个人的。在现实生活中,所有做生意的人都是想要盈利的,所以对完全竞争更重要的批评是它不符合现实。在完全竞争的假设下,没有公司是可以获得利润的,所以就没有什么价值可谈。

细想一下,这意味着我们过分美化了竞争。可能我们从小就被灌输了竞争是好的,我们在高中时竞争,在大学里竞争,工作后还是竞争。一个很好的例子是美国法律学院的模式。你从斯丹佛法学院毕业,然后在律师事务所里找到一份工作,然后疯狂的加班直到你成为合伙人,或是像绝大多数律师,干几年后辞职。创业生活也很苦,但是没有那么无意义的激烈竞争。当然,有些人喜欢律师事务所的环境,但是我相信大多数人是不喜欢的。很明显,完胜对方比激烈竞争要更舒服。

全球化是很有竞争性的,就像是一场田径短跑比赛,所有人都拉不开差距。这种东西看起来很精彩,但是与现实生活中的发展无关。如果全球化有一句广告语的话,它应该是:“世界是平的”。相比之下,科技是相反的,科技公司希望世界是喜马拉雅山。科技公司不希望世界是一个向最低价冲刺的赛跑。那如果世界不是平的呢?如果不同的地方是独一无二的呢?高中的时候,我们都很有理想,但是往往上大学和加入工作后,理想会向现实低头。人们会开始觉得他们只是大海里的一条小鱼,如果有人拒绝接受这个,社会会认为他们是不成熟的。

这种心态不可能是健康的。可能你希望世界更平更小,但是也有可能你不想在一个很大的市场里运作,可能完全控制一个小市场会更好。我们常听到“市场越大越好”,但是这是错误的。餐饮业很大,但是它不是一个赚大钱的行业。

问题是,当市场很大的时候,我们很难知道里面到底有什么,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遇到一只吃人怪兽。你也应该避开别人以前死得很惨的一些地方,但是如果市场太大了,你不一定能避开。当然即使市场很大,也会有一个领头人,但是市场越大,当第一就越难。人们已经很了解和熟悉的市场一般是很难垄断的。所以我们又回到了第二个问题,什么样的公司具有价值而还没有人在创建?

风投、人脉网和最后的想法

那风投有什么用处呢?风投们其实没有太多生意,他们依赖与创业者的人脉关系,而这些人脉关系也是他们最大的价值。所以风投这个行业是难以货币化的,因为它是一个人脉的行业,也是有垄断性的。PayPal 人脉网(指的是当时创建 PayPal 的一群人,包括 Peter Thiel、Elon Musk 等)在硅谷是很有影响力的,但是每个伟大的公司都有类似的一个人脉网。伟大的公司是不可以货币化的公司和模式,他们是依赖人脉的;他们创造价值、有持久性,而且他们是赚钱的。

系列文章目录 http://get.jobdeer.com/1051.get

本文由 Easy 第一时间收藏到GET,原文来自 → www.36kr.com

「GetParty」

关注微信号,推送好文章

微信中长按图片即可关注

更多精选文章

评论
微博一键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