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183:Peter Thiel 斯坦福创业公开课(连载二)

以史为镜



唐贞观十七年(公元 643 年),魏征病故。唐太宗慨叹:“夫,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知得失。魏征没,朕亡一镜矣!”

的确,熟悉历史,不仅可以“知兴替”,还能避免“悲剧重演”。在这一节课里,Peter Thiel 首先讲述了历史的重要性,随后同我们分享了他心中的美国 90 年代简史,最后总结了硅谷以及整个世界可以从中吸取的经验和教训:

1. 文化晚宴

所谓历史,不过是由每代人经验累积的产物。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特定的时代和文化之中。而所谓的文化,恰如一场时代晚宴,宴会之上,有人轻声耳语、有人高谈阔论,还有一些则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在你懂事之后,你会选择侧耳倾听,去了解他们谈论的究竟是什么。为什么有的人高兴?有的人沮丧?

而想清楚这些,有时候会很难。

60 年代末的文化领域,是个多事之秋。对于出生在 60 年代末的孩子们来说,要透彻地理解发生在他们牙牙学语时的事件会是件困难的事。因此,就算他们的确出生在 60 年代,从本质上讲,他们都与当时争论不休的人权、越南战争和美国的未来等诸多议题,插肩而过。这群孩子虽然参加了晚宴,却没有话语权,本质上其实也是被排除在晚宴之外的。因此,他们很难了解这些议题背后究竟蕴含着什么。

一如出生在 60 年代末的孩子对 60 年代文化的微薄感知,90 年代的科技领域也正发生着类似的事。如今的大学生,甚至是毕业生——就好像 1969 年刚学会走路的孩子,对于 1999 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也并没有完全的了解。因此,如果你想在 20 世纪初的文化晚宴上加入他们的谈论,你必须具备能够清晰思考和理清 2012 年商业和创业公司基本概况的能力,而这恰恰需要我们必须对 90 年代的历史有足够多的了解。如果你不识 webvan(美国曾红极一时的杂货零售商),也不知 Pets.com 的吉祥物为何,你就很难真正理解何为创业。

历史真的很奇怪,我们想当然的理解,同那些真正过来人的理解之间,往往有很大的不同。即便是 90 年代的科技企业家,也很难将这十年间发生的大事,顺利的串联起来。并且,就算我们站在现在这个时间点,回顾过往,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们也很难明白为什么事情会按照历史所呈现的模样发生。只是,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 90 年代奠定了现在的基础。在最大程度上了解当时发生了什么,对于此刻的我们,至关重要。

2. 90年代简史

细究起来,其实 90 年代多半时候并不能算作是互联网泡沫时期。所谓的泡沫,其实是从 1998 年 9 月开始,历时 18 个月。再之后的十年,则是一副杂乱、甚至混乱的景象。

互联网的 90 年代,其实是从 89 年 11 月开始的。彼时,柏林墙倒塌,之后的两个月,全世界一片欢声笑语。但这样的景象并没有维持多久,到了 1990 年,美国开始意识到自己正逐步陷入衰败,正迎来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美国首次且长期的经济大萧条。表面上,这场耗时一年多的衰退直至次年 5 月便宣告结束,但其造成的结果是:时至今日,美国制造业依然没有完全回过神来,而美国服务经济的变革也被延后。

从 92 年开始到 94 年结束,美国所呈现出的氛围,同大萧条时期并无二致。在文化层面,涅槃乐队、脏摇滚以及海诺因的流行程度,也准确的反映了在这一时期,美国人内心因为缺乏信念而滋生的无望之感。对北美自由贸易 (NAFTA) 和中国以及墨西哥的担忧,几乎随处可见。这股强劲有力的悲观暗流,也促使罗斯·佩罗一举成为相对成功的第三党总统候选人。

但不管外界的环境如何,可以肯定的是,在硅谷这片土地上科技创新从未止步。只是当时的硅谷,并没有像现在这样风头一时无两。而上世纪 80 年代末的斯坦福,同硅谷也几乎没有关联。彼时的日本已经赢得了半导体之战,而 internet 尚未兴起,科技领域尚属冷门,规模也非常之小。

但紧跟着,互联网的兴起改变了这一切。网景公司 (Netscape) 带着它的客户端模式,开启了互联网的雄图霸业。值得注意的是,在计算机之间建立双通道连接并非网景首创,这个荣誉当属 Xanadu 公司,他们早于 1963 年就制定了这一模式。但 Xanadu 存在的问题是,只有当所有人都接受这一模式时,网络才能正常工作。这对于当时的大环境来说显然不够现实,因此 Xanadu 并没有成功。Xanadu 公司后来逐渐演变成了一个类似邪教组织般的存在,除了不能赚钱,它在长达 29 年的时间里不断吸引风投资金,终于因为投资人失去信心而死于 1992 年。

到了 93 年,网景公司创立,关于互联网的一切,才正式开始起步。而直到 95 年 8 月 (90 年代已经赛程过半) 网景 IPO,互联网才真正走进大众的视野。这次 IPO 非同寻常,因为彼时的网景尚未盈利。他们最初的定价为 14 美元一股,之后又决定以 28 美元一股上市,而在头一个交易日之后,他们的股价又翻了一倍。在接下来的五个月里,网景的股票已经卖到了 160 美元一股,这样的增长率,这对于一个仍未获利的公司来说,是史无前例的。

只是网景后来的发展,可谓是一出现实版的希腊悲剧:一个极富远见、雄心勃勃的创始人,最后却以失败告终。有个例子可以说明网景的问题:网景团队去了微软位于雷蒙德的总部,耀武扬威般的将网景的宣传海报贴的到处都是。此举戳到了微软的痛楚,比尔盖茨立即要求微软的说有在职员工停止手头的工作,将重心放在互联网上。不久 IE 浏览器便正式发布,而网景公司的市场份额也开始火速下跌。网景的挽救之举是以反垄断法将微软告上法庭,但它却最终落得以超过十亿美元的价格卖给 AOL 的悲惨结局——这或许就是这家公司从未真正盈利的原因。

网景在 IPO 之后的三年里相对安静。1998 年年底,纳斯达克指数仅有 1400 点,只比 95 年 8 月高出 400 点。96 年雅虎上市,估值 3.5 亿美元;97 年 Amazon 上市,估值 4.6 亿美元;人们对互联网公司的质疑声此起彼伏,他们对这些公司并不看好,认为这么高的估值其实名不副实。

弥漫在美国的悲观主义风潮,从某种层面上讲,是恰当的,只是它被过度的表达了。其实纵观全球,除却美国,其他国家的处境也不怎么好。美联储前主席 Alan Greespan 在 1996 年发表了一篇过度鼓吹繁荣前景的著名演讲,这距离真正的互联网泡沫只有 3 年之久。而就算 1996 年存在着所谓的“繁荣”,以美国当时的处境,也很难有新的作为。受美国影响,97 年我们也见证了在东亚地区爆发的金融危机,繁重的债务使得泰国、印度、韩国、台湾等苦不堪言。中国通过严格的资本调控设法避免这场金融危机带来的冲击。而到了 1998 年,卢布危机席卷俄罗斯。而在通常情况下,国家或地区要么银行破产,要么货币变得一钱不值。但在美国,我们同时看到这两者,不仅手中的货币变得一钱不值,银行业接二连三的倒闭。0 乘以 0,还是 0。

伴随着俄罗斯金融风暴而来的,还有长期资本管理公司 (LTCM) 危机。LTCM 在短短 150 天的时间里,资产净值下降 90%,已经濒临破产。尽管由美联储出面,最终筹得数十亿美元的救助基金,购买了 LTCM 90% 的股份,使得 LTCM 成功避免了倒闭的厄运,但此举同时也将美国经济进一步拖垮。1999 年 1 月,欧元正式发布,人们希望借由欧元来改善糟糕的经济状况,但欧元发布后不久,也迎来了贬值的命运。

以 1998 年 5 月到 2000 年 9 月这一时间段为切入点,我们会发现当时很多事情都是疯狂且错误的,互联网泡沫就是最好的佐证。固有的经济模式被证明是错的,美国已经不能同中国和墨西哥相提并论,而弥漫着管理不当和任人唯亲的新兴市场,也被证明是不可行的;欧元也未能承担起改变经济形势的重任。LTCM 更是让人们不再相信对冲基金。因此,在逐步做减法的过程中,90 年代末似乎唯有一个地方是值得去投资的,那就是:科技。

自然,通过举反例的方式来下结论,是一个非常可怕的论证方式。这个世界并非是个纯理性的世界,因此,如果一件事情的答案并非 A/B/C/D 中任何一个,也不意味着答案就是 E。因为答案备选可能不只从 A 到 E 那么简单。但,无论如何,间接的证据是有一定作用的。科技的确可以改善经济,或者曾今如此,因为当时并没有其他的事物冒出来。

3. 狂热风潮:1998.9-2000.3

A. 随处可见的狂热

狂热风潮自 98 年 9 月开始。在此期间,几乎每个人都在讲述各种疯狂的故事,而这种现象本身就挺疯狂的。无论你身处哪一行业,你都得揣着几个疯狂的故事出门,聊以作为晚宴的谈资。这是一个异常看重社交的时代,人人都信心满满、生机勃勃,就好像到处都是钱一样... 可能在当时的确是这样。

异常丰富的社交生活,也隐射出这个时代的浮躁。流传于茶盏之间的奇闻异事,恰恰也反映出了那段短暂泡沫时期的精神风貌。不过,我们并不能仅凭这一点,将这个时代一笔带过。奇闻异事加之一些有趣的、疯狂的谈资,都是非常值得我们认真去探讨的。

举例来说,在当时有很多从斯坦福毕业年过 40 的学生,选择一次创办多家想法颇为奇怪的公司。现在我们通常认为一次创办太多的公司,是一种不够理智的行为。但在 1998 年末,很多人会认为这样做,成功的可能性会更高。

还比如,有人早中饭在 Bucks 吃,晚饭则在 II Fornaio 吃。也有亿万富翁专程从爱达荷州飞过来给那些有想法的人送钱。相当多已经破产的企业家累积的晚饭账单高达数千美元,他们还会用公司的股票来买单。而一些非常重要的事件,正是在这样的一个社会大背景下催生的。晚会是如此的重要,以至于有些人会为晚宴,专门设置一个邮箱。

无论是他们从事的,还是讨论的,现在看来都是疯狂的。而在商业领域,也开始有一些非常奇怪的景象出现,比如某家公司的销售额越高其亏损的会越多。这就好像周末夜场上演的一出滑稽短剧:一位用户往银行存了 100 美元的零钱,银行其实是有损失的,因为银行的工序成本可能要比这 100 元带来的利益要高。但在互联网领域,有人会说:“没事儿,我们会通过积累这种零碎的量来填补空缺。”只要在你的公司名称后面加上一个.com 后缀,你的价值一夜之间便会翻上一番,而这种本来不合理的亏损,也因为这股泡沫的存在,变得合理了。

网景落寞之后,Yahoo 逐步壮大成为硅谷最大且最牛的科技公司。事实上,Yahoo 在 2000 年的时候,还曾帮助过 Paypal。它建议 Paypal 好好想想卖公司这事儿,因为买家想做的其实是换股并购。Yahoo 的股票在当时,一如鼎盛时期的苹果,只涨不跌。因此,Yahoo 自认为是 Paypal 非常合适的买家。

硅谷在那 18 个月时间里,创造了大量的财富,同时也流失了不少。到了 1997 年,Larry Augustin 开始思考究竟要不要停掉 VA Linux,好在他最终没有痛下杀手。两年之后,VA Linux 以 30 美元一股上市,很快涨到 300 美元一股,创下首个交易日的增长率新高。Augustin 拥有公司 10% 的股份,因此,在交易日结束当天,他已经成功跻身亿万富翁的行列。但后来的巨大转折,也一直被人们广为流传。Augutin 曾经拒绝过“Yahoo 第三号员工”的邀请,如果按照当时的股价计算,他拒掉了数亿美元的财富。当然,VA Linux 也给他带来了巨大的财富,而悲剧的是,在接下来 6 个月里,公司的股票重挫 90%,Augustin 最终只剩下五六百万美元。

聚会、热钱、IPO 成功的故事等等,仿佛为那些喜欢夸夸其谈的企业量身打造。这类企业通常是一群浮夸的 VC 创立,由企业家型的销售人员负责运营。他们所讨论的几乎也都是些疯狂的是事儿,有时候你甚至很难分清楚在他们的描述中,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在吹牛。而为了避免为光鲜亮丽的销售人员所迷惑,Max Levchin 发展了一套他所谓的“光环测试”:你可以先尝试着去听一个人说上 15 秒,15 秒过后,如果你觉得他说的的确是那么回事儿,你可以选择再做进一步的了解。而那些徒有其表,没有干货的公司,注定会被历史淘汰。

B. Paypal 热

Paypal 其实是 98 年 12 月才正式成立的,这是互联网泡沫非常后期的事儿了。创立之初,它就面临一个问题,在一个夸夸其谈风气盛行的时期,招到合适且靠谱的人,并不是那么容易。何况,各位创始人都觉得,他们也根本雇不起那群喜欢夸夸其谈的人,而最终的方案是:雇佣浮夸之辈的朋友。

Paypal 最初的构想是帮助人们通过掌中宝 (Palm Pilots) 更快、更方便的转账。这个点子,被选为 1997 年十大糟糕商业点子之一。并且,团队最初的商业模式也不怎么样,共识倒是有一个:Paypal 必须融到钱,然后再融到更多的钱,之后再想想该如何处理这笔钱。有趣的是,就算这样,Paypal 还是碰到了一位典型的天使投资人。当时我们在一家餐厅吃中国菜,这位天使投资人完全没有问任何关于盈利模式的问题,甚至他根本不知道也不关心 Paypal 是做什么的,转而问了一个他自己最为关心的问题:还有谁投了?听完回答之后,他问了下眼前的幸运饼干,然后就决定投资了。

Paypla 获得的首笔较大额度的融资来自诺基亚 (450 万美元)。当时的大环境是,移动互联网还很遥远,好用的接口也是几年之后的事儿,支付手段同手持设备的整合更是显得遥遥无期。不过,让诺基亚倍感吃惊的是,Paypal 在其投资之后召开的首次董事会上,便宣布了自己的另一计划。新的想法也非常简单,甚至有些简陋:建立一个基于账户的系统,用户可以通过这个账户,给任何人转账,所有你要准备的,就是一个用于注册账户的邮箱。这个点子非常好,但因为非常简单,谁都可以照搬这一模式,所以它未来面临的竞争和挑战,无疑也是巨大的。随着 1999 年 Paypal 火速流行起来,人们开始意识到,在科技领域,要么快,要么死。

Paypal 最大的挑战其实在于如何找到更多新的客户。他们尝试过广告,但后来发现太贵也不实用。也尝试过同银行之间进行业务拓展 (BD),但随着官僚主义的蔓延,效果不佳而终止。出现新的转机,是在 Luke Nosek 同伦敦汇丰银行主席及高层会晤之后。当时的情况是,几家老牌银行的大佬,挤在一间木质地板房间里,他们对于一群加利佛利亚创业公司小伙谈论的互联网一头雾水,大佬们仿佛是被请来充数的临时演员,对于付费和科技一无所知。后来,Luck——这个终其一生都在为延长寿命而拼命节食的家伙,发现了哈根达斯冰淇淋的存在,借由冰淇淋,Paypal 团队达成了一项重要的共识:BD 压根儿就不管用。他们需要的是有机的、病毒式的增长——他们需要给人送钱。

然后,他们做了这样的事:但凡新注册的用户都能获得 10 美元的回报;而已有账号的用户,也可以通过介绍来新的用户,获得 10 美元的奖励。这个办法一经推出,用户很快开始呈现指数增张,Paypal 乘胜追击,将 10 美元上调成 20 美元。但,好事儿和坏事儿几乎是同时到来的。每天 Paypal 都有 7-10% 的用户增长率,并且很快达到了一亿用户的量。只是,公司并没有任何创收来源来支撑起 Paypal 日渐增长的运营和维护成本。Paypal 意识到这样下去,肯定会有糟糕的事情发生,于是他们开始寻找更多的曝光机会,用以吸引来更多的投资,保障公司能够顺利的运作下去。

2000 年 2 月 16 日,对于 Paypal 来说是个非常重要也非常吉利的日子。华尔街日报盘点了一系列呈现指数增长的公司,并在文末,给了 Paypal 将近 5 亿美元的估值。而紧跟着的一个月里,Paypal 便融到了一笔钱,领投者也承认,华尔街的报道在投资中起到重要的作用。

而再之后的三个月,就完全疯了。一家韩国公司,打电话给 Paypal 的法务部门,询问如何通过电报汇款的方式来投资。得到回复之后,在没有签订任何协议以及文件的情况下,他们立即打了将近 500 万美元过来。韩国人甚至没有留下一个可以将这笔钱退回去的方式。他们的态度非常明显:“不,你必须得收下。”Paypal 在 3 月 31 日结束的新一轮融资中,共筹得了 1 亿美元。Paypal 能够火起来,时机真的很重要,自那以后,再也没有出现过这么好的机会。钱已经融到手,剩下的,就是去打造一个真正高效可靠的业务。

1999 年到 2000 年之间的转折,一如德国摇滚乐队 Prince 在《1999》中所预言的那样:“他们说 2000,零、零、零。派对结束了,哎呀,快没时间了,那么,今夜就让我们还像是在 1999 年那样狂欢吧!”他们颇具先见之明的猜中了结局,而原因自然远不止 2000 后面跟着三个零这么简单。一股崩盘的巨浪随之袭来:2000 年上半年垮掉的是电子商务公司;下半年则是 B2B 公司的分崩离析。2001 年则轮到了电信公司。军事防御类公司在 2000 年 3 月经济状况是最不济的,但他们在纳斯达克的指数却一路走高。没有人相信战争真的会来,但军事国防工业在未来的十年时间里的确一路凯歌。

4. 狂妄自大与幸灾乐祸

2002 年之后,原本狂妄自大的情绪开始转向幸灾乐祸。

Paypal 在这次转变中活了下来,只是大环境真的变了。这家公司 2001 年甚至有破产的风险,但成功的解决客户服务和棘手的欺诈问题,帮助它度过难关,2001 年 9 月 IPO 使得它成为美国 9/11 之后的首家上市公司,华尔街日报在距离上篇文章 20 个月之后,又出了一篇关于 Paypal,题为“Earth to Palo Alto”的文章。文章里说:

如果有一家成立 3 年,不仅没有盈利还亏损 2 亿 5 千万,最近又涉嫌被用于洗钱及金融诈骗的公司,你会做些什么呢?如果你是公司的管理层或者投资人,那么你会让它上市,而这也进一步试探了投资者及金融犯罪的底线。

最后,文章总结道:Paypal 就像一场炭疽瘟疫。

5. 教训

A. 世界角度

90 年代的科技狂潮,都是泡沫。市场需要重新转向实体经济。如果说 90 年代就是“等着被点阅的砖块”,那么 20 世纪,我们需要一场从专注“点阅”到专注“砖块”自身的回归。沃伦巴菲特这等投资大牛,从来都是青睐老式经济的,尽力避免投资科技领域的。利润是衡量企业的唯一标准。全球化其实对科技领域非常有利,而互联网泡沫从根本上教会我们的是:未来从来都是未知的,而先知是不靠谱的——不要轻信任何人。

以上这些教训,可能都是错的。因为它们尝试着去总结的对象,其核心都很复杂且情绪化。人们受到狂妄自大、嫉妒以及怨恨的驱使,而当情绪先行时,理性的分析便变的不再可信。

B. 硅谷角度

硅谷可以从中学到的一点是:他们必须通过与众不同的方式来做事,才能在这个幸灾乐祸的世界中生存。

首先,你得相信且真正去实践渐进理论。空有远大的图景以及速成之法,很快就会被踢出局。

其次,你的创业公司必须“小而精”,你甚至都没有必要知道接下来你要去做什么。你要做的就是不断去试错,随着时间的流逝,你自然会明白未来的方向。

第三,你不应该在广告上花一分钱。如果你的增长不是病毒式的,那在广告上花钱根本就没有意义。

第四,反社交是新的社交。Google 就是很好的一例,它给的产品,都是鼓励人们更多的同机器互动,而非人。

第五,产品需要更新迭代。1999 年,不是工程师的聪明人都去做业务拓展了,但到了 2001 年,他们开始做产品。在 90 年代,标志性的 CEO 都是销售人员,比如 Larry Ellison。到了本世纪初,CEO 都是在产品上极富远见的人,比如 Steve Jobs。

第六,快速盈利是不靠谱的。更好的方式是,拥有一个长期可持续发展的计划,或者可以之后直接 IPO。如果你公司成长很快,你应该将创收投入到能够进一步扩大增长势头的地方。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不要讨论未来。讨论未来只会让你看起来很傻很天真,听我的,不要这么做就好了。

整体而言,以上这些,都是后狂热时期之后,一次大的战略调整。而这些建议之中,究竟孰轻孰重,并没有一个准确的结论,只是,这是一个非常值得去思考的问题,因为我们现在的确有理由去这样做。为什么高科技公司 IPO 会遭受质疑和敌意?为什么总有人问:你们真的从来都不做广告和业务拓展吗?凭什么说讨论未来就不靠谱?

但,我想说的是,我们的思路应该更开阔些,给这些不同的想法一个机会,尽管它们看上去都有些过激。

6. 泡沫

90 年代遗留下来的最大问题就是:我们真的身处在一个互联网泡沫的时代吗?

大部分人的回答是:是。Richter Scales 在 2007 年 10 月曾说“另一个泡沫来了”,内容几乎跟现在正发生的事情有着惊人的相似,这种关于泡沫推测的论调,几乎毫无时效性可言,放在任何一个时间段都成立。

现在,让我们回到那个人们齐聚一堂的晚宴,觥筹交错间的议题可能多种多样,但究竟是不是泡沫,不应该成为其中的一个。有人甚至将几个随机的数据连接在一起,用以证明泡沫的存在。现在学习计算机的人,的确要比 99 年多很多,并且数量还在不断增长。

只是,有些论据根本就不可信。并且,这群人通常使用的例证也注定了其结论的不准确性。泡沫只有在一种强烈、普遍且不正确的信念下才能产生。而现在的人们很难再去相信任何事情了。在没有广泛且强烈的信念之下,泡沫根本不可能存在。认为有泡沫的言论,只能是来自那些苦心积虑在寻找一个泡沫的人。这是对 90 年代遭受的痛苦一个过激的情感反应,并非理性的分析。

而反泡沫型的思维可能更贴合事实。换句话说,你最好还是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人们还是愿意去买房子和科技股票的。但,同泡沫型思维一样,我们同样应该抵制这样的想法。关于泡沫,坚持者和反对者同样都是错的,因为真正知道真相的是这个社会。如果“牧羊人”根本就不在乎一件事情,身为羊羔的你顺从或是反对,其结果都是一样的。

想要理解当下的商业环境和创业氛围,你必须做一些真正离经叛道的事:你必须学会独立思考,问问自己究竟什么才是真正有价值的事情?这比去研究泡沫究竟存不存在,有意义的多。而随着想法逐渐细化,你对于价值的真正理解也就越深刻。X 公司真的有价值吗?为什么?我们究竟该如何思考这个问题?以上,才是我们真正应该去认真面对和思考的问题。

而这,也正是下节课的主要内容。

系列文章目录 http://get.jobdeer.com/1051.get

本文由 Easy 第一时间收藏到GET,原文来自 → www.36kr.com

「GetParty」

关注微信号,推送好文章

微信中长按图片即可关注

更多精选文章

评论
微博一键登入